瑞米狐狸

【杂谈】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sothis:

转给自己,顺便其实看过一个ted,google已经可以定制搜索了,即不同的人,不同的搜索记录,已经会影响正常搜索的结果了,就算没有用户,也可以通过位置地域来筛选,所以多样性这件事上,我们没什么选择余地,只有靠自己。

林朵:

我曾听说过一起略带惊悚的退圈事件。

  

 

  

涉事者是我的朋友,她因为喜欢一对CP而混了某个圈子,入圈初期忙着与同好们交换脑洞、督促产出,倒是乐在其中。但很快她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了,圈中之人按照各种标准划分成了若干团体,团体与团体之间先是互相瞧不顺眼,然后升级为嘴炮攻击,再就是演变成辱骂掐架,最后完全是不共戴天的架势。

  

 

  

这可苦了我那位原本只是想找个乐子的朋友了,因为麻烦开始变的比乐趣多。想发篇短文就得披上小号,想点个推荐还得再三掂量。然而战火愈演愈烈,圈子内苛刻的要求越来越多,以至于到了后期,碰过AB的人便无权再涉足CD,无差杂食都要被开除粉籍,类似的规则层出不穷,甚至还有专门的组织负责监视大家是否严格执行。

  

 

  

终于有一天,我那位朋友怒而删号,撤了个干净。

  

 

  

当时我嘴贱调侃她没能挺住,可她却很认真地回答我:那些过于严苛的条条框框只是烦人,真正吓人的,是当她发现自己在那个圈子里呆久了,竟然会下意识地认为它们的存在是正常的。

  

 

  

愚钝如我,琢磨了好一会儿才弄明白她的意思。

  

 

  

这就是所谓的网络时代。

  

 

  

既是最好的时代。借助网络的力量,无论我们的兴趣爱好有多冷门偏门,总能找到足够的志趣相投者,通过网络聚集在一起,不必再理会时空的隔阂。

  

 

  

也是最坏的时代。因为网络的力量,我们能够把意见相左之人通通挡在门外,只留一个完全符合个人喜好的世界。

  

 

  

那是个近乎于乌托邦的世界。

  

 

  

没有争端,没有异见。

  

 

  

因为所有被允许存在于这个世界中的人,都说着相同的话,长着同样的脸。

  

 

  

有没有人觉得这样的世界很可怕?

  

 

  

或许一开始大家的思考并不完全一样,但当足够多的观点类似者聚集在一起,多数碾压了少数,盲从成为了习惯,没有不一样的声音,也不再允许发出不一样的声音时,主流观点便成为了真理,没人会质疑,没人敢质疑。

  

 

  

随着加入同一阵营的人愈多,这种权威的绝对性就更会被愈发强化。每个身陷其中的人都会不由自主地想:没错,我是对的,因为周围所有人都在认同我。如果这个世界上存在跟我认知不一样的事物,那它一定是错的。

  

 

  

哪怕这所谓的“所有人”,大部分时候其实只是那抱团取暖的一小撮人而已。

  

 

  

但也足够填满单个人有限的感知范围了。

  

 

  

这大概也解释了,为什么网络上不同阵营的群体冲突总是爆发的那么容易。既然都深信自己是绝对的正义,又能召集足够的小伙伴“同仇敌忾”,那么理直气壮地烧死那些“异端”,也就不足为奇了。

  

 

  

当然以上现象远远不止局限于同人圈,在如今这个网络时代,恐怕已经没有什么圈子能完全避开这种群体氛围。只不过很不巧,同人圈恰好是体现这种“群体单一性”的重灾区。

  

 

  

因为在踏进某个圈子之前,参与者的喜好特征就已经被筛选过一遍了,链接的基础早就自动打好,偏向极端大概只是早晚的事。

  

 

  

于是我朋友所经历的类似事件也会持续地循环下去。

  

 

  

说真的,这挺可怕的。

  

 

  

参照自然法则,太过单一的生物圈是不可能长期维系的,真正的活力来源于复杂系统内部的平衡与博弈。

  

 

  

而正是这种妥协和包容的能力,才让我们能够拥有一个多姿多彩的世界,才让我们能在那个总是磕磕绊绊的现实社会中心平气和地活着。可当我们身处同人圈,太容易获得认同,太容易消除异见,不再需要感同身受、求同存异的时候,我们也就很容易失去这种能力。

  

 

  

这值得警惕。

  

 

  

我们曾以为自己的世界会因为接触网络圈子而变得更加广阔,但事实上,成本极低的隔离却在不断造就多元性的消失,让我们的视野变得愈发狭隘,心性变得愈发暴躁,忘了所谓圈子形成的初衷,只不过是一种爱好,而不是被混淆什么邪教。

  

 

  

毕竟,圈子内外所划分的,只是不同,不是是非。

  

 

  

否则原本愉快的圈子,就会逐渐演变成让人丧失警觉的隐秘圈套。

  

 

  

每分每秒,都在试图把参与者的心智勒的更紧,绑的更牢。

  

 

  

而最可怕的是,你甚至都不会觉得,自己有挣脱的必要。

  


  

END

  

----------------------------------------------------------

  

此文为我为同人圈的纷繁现象所做的《同人是个什么圈》总结系列文之一,如果有谁对该系列其他文感兴趣,请移步如下:

  

(1)《同人写作,一场注定要分手的恋爱》——论同人写作的热情与失落

  

(2)《功底是山,圈子为海》——论同人写作的质量与热度关系

  

(3)《成为朋友的前提不是CP,是三观》——论同好交往之基础

  

(4)《多写了三五篇》——论同人写手们期待回复的梦想与惨状

  

(5)《小透明》——论冷门写手之悲苦处境

  

(6)《译者之歌》——向同人圈的翻译们致敬

  

(7)《当我们谈论AU时是在谈论什么》——对AU类型同人文的深入剖析

  

(8)论同人写手与青楼姑娘的相似性——对同人写手的状态及处境调侃

  

(9)《勿忘初心,方得始终》——对同人写作的初心探讨

  

(10)《圈子与圈套》——论同人圈的爱与狭隘

首页上有玩刀剑的吗_(:3」L)_

RT,想找可以聊刀剑的战友们

如果Wing和Windy认识【AU脑洞】

@SSSSSDS  相当摸鱼打混的生贺_(:3」L)_

“Pocky游戏?”

“呐?你没有听过吗,蓝星上很流行这个。”Blurr换了个姿势继续说道

“就是把一根饼干,哦好吧是能量棒,咬著,然后另一个人从另外一头咬

过来,不能让饼干断掉。先松口或是先咬断的人就算输了,要接受惩罚。”翻手一转,酒瓶在他手里转了几圈。

店门口的风铃想起,会在这时候来的......

“嗨,Windy,今天喝点什么?”

“你叫的是哪一个呢?这里有两位Win哦。”[洞主在这里玩了点发音梗]

“咦......”抬头看的也有两个。

两只红白飞机站在吧台前,光镜里竟是笑意。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包厢区--

“所以,你想试试吗?那个游戏。”

“如、如果你愿意的话......不愿意也没关系!”

被询问的那一位笑得温暖,直接以行动替代了回答。“……!”这是被能量棒堵住嘴说不出话来的某只。


谁先松开或是咬断就输了......?

如果谁都不认输呢?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在吧台的两只--

“所以传言是真的了?”

“什么传言?”一如往常为他的芯上机送上只有她能喝到的特调。

“Drift并非单恋。还有,你什么时候才肯告诉我这杯特调的名字?”

酒保闻言只是笑了笑”我还没有为它取名字。”

“太可惜了......这么漂亮的饮品。”城语者用指尖描绘著杯口,水晶蓝的杯子包裹著透明红的液体。

其实,早就取好名字了。那是一杯……*Angel′s  kiss。


*天使之吻,属于调酒的一种。如果一位男士送给女士这杯酒,

 代表:我喜欢你。


伪失忆梗 【漂翼】

@很正经的冬逸  生日贺文

大剑上的宝石总在主人进入深度休眠时发光,因此主人从未知晓宝石背后的秘密。

一次一次看著对方因自己的离去辗转反侧的责难自己,承接自他的大剑,既是荣耀也是枷锁。

那就......忘了我吧,你还有很多时间,还有很多不可测的将来等著你。

光芒越发强烈的同时,现任主人彷佛感知到什么一般,面部表情也跟著不安起来。在光芒亮度到达极致之后如断了电的灯泡般熄灭,宝石恢复原来的蓝色光泽,就像什么也不曾发生过一样。

一架高速行驶的飞机飞过,摄影机里留下了它的影像,那么这架飞机存在过,对吗?

但是若它快速到连摄影机都无法拍摄,你要如何证明它存在过?

如果无法证明,它就真的不曾存在吗?

喜欢无糖BE的到这儿打住吧

十七个循环之后

从再生舱里醒来,漂移觉得全身像散了架又被重新拼装起来一样,然而开的第一句话既不是”我怎么了?” 也不是”发生了什么事?”

而是一一”救护车,飞翼是谁?”

相信看到这儿的你心里一定有万千草泥马奔腾而过,这是含糖BE[doge]

强制HE?






好吧。

战后

睁开光镜,首先映入的影像是两个陌生的TF......好吧准确来说,只有一个。

用力撑起刚维修完毕的身体好方便获得更宽广的视野

全白的房间,那些应该被称为医疗器材的东西在保有功能的情况下被制造的美轮美奂。

“这次该我对你说了吧,你醒了。” 

Radiance 暖光 (战翼,文艺【拆】注意)

这一篇就用图片来发布,觉得字太小的欢迎评论或私信索取文字档←想太多,应该不会有人要的



Always behind you (漂翼清水向)

漂翼清水向

背景设定:漂移替补天士背黑锅,被驱逐出LL号之后

本文BGM:五月天─<天使> 


如果再给你一次机会,你会想对最重要的人说些什么?

 

“不,不……不要再追上来了!!”梦境中的黑暗彷佛永无止境,那些过去、那些错误……一切的一切,都压得他喘不过气,逃也逃不开。

 

又一次的从梦魇中惊醒,漂移喘着气发现自己一身的冷凝液,”为什么……为什么又梦到这些……”苦恼地抱住自己的头,喃喃自语”还是不肯放过我吗……我真的,很努力了啊!”。抬起头望向窗外,主恒星的光芒透了进来,带着温度的光线令漂移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在他生命中举足轻重的对象。

 

起初是一场漫无目的的旅行,彷佛又回到了当初亡命天涯的时候。只是这一次,不会再有白色的机体向他伸出手,无条件的信任他这个初次见面的陌生人。漂移开启了飞船的自动航行控制,关闭光镜放任自己沐浴在阳光下,”这种感觉,真的很像你……就在身边一样”。唇边似有若无的角度,一如当初的他总是挂在脸上的微笑。

 

选定了航行最终的目的地,”没想到最后,我还是打算回到那里,那个有你在的地方。”自嘲般的勾起嘴角,即使知道心所系的那个人早已不在,却仍然想待在有他停留过的地方。凭借着些许的记忆残片,漂移设定了航行的方向。

 

─────────────────────────────────────

航行日志

第一天,不幸的遇上了陨石群,仅管再怎么小心翼翼的避开,飞船仍是受到了些许的损伤,在经过粗略的评估与读取了主控电 脑回报的状况之后,紧急降落在距离最近的行星上。大致探勘过周遭的环境,选了一个相对隐密的地方降落,从储藏室拿出工具开始对飞船进行损伤检测。

维修花费了一天的时间,所幸飞船受到的损伤都在能力所及的可维修范围内,最后一次检查确认没问题之后,重新踏上寻找那个美丽城市的旅程。

 

第三天,经过另一个不知名的行星。这颗行星和地球一样,从外层空间望去一片海蓝,宛如一颗蓝宝石。一种熟悉的感觉油然而生,”不知道这里有没有可供飞船停留的平面……”仅管带着疑虑,仍是下达了降落的指令。

这颗行星原来是有生命体存在的,当地的居民们和人类非常相似,但相对体型娇小得多,手和脚上都带着类似海洋生物身上的鳍,手指间有蹼相连。居民们也对这个意外的访客表现出了好奇心,看起来像是首领的一位站了出来,试着向面前的大家伙表示他们并没有恶意,我在这里渡过了一个平静的夜晚。

隔天要离开时,那位首领对我说了些话,其中一句──也是我唯一勉强弄懂的一句”陌生的客人,无论你将要前往何处,祝福你。”

 

第七天,在一颗卫星上稍作休息时,遇上了流星群。转瞬即逝的美丽,一道白光闪过,又是一颗流星的消逝。令人不禁想起了待在地球的时听闻的传说,”一颗流星一个愿望……地球人还真是生性浪漫。不过……试试也无妨。”

听说过吗?在流星消逝之前,闭上眼睛,默念三次,诚心许下的愿望,就能实现。

 

第十五天,飞船突然偏离预定的航道,原先以为是遇上了黑洞,察看之后发现四周一片平静,什么也没有。更正了航行路线并再三确认过后,放松机体进入了浅层充电。那些沉寂已久的梦魇又回来了,特别是最近这几天,几乎折磨得让我以为那就是现实,根本无法得到充份的休息,”要是你在就好了……在你身边什么都不必害怕。”

在即将进入深层充电之前,CPU接收到了一种轻微的声响,迷迷糊糊的半睁开光镜,看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结构紧凑的机体,肩上的翼板以一种迷人的方式煽动着,修长的手指在控制面板上来来回回操作着什么──那一刻,我以为他真的就在那里。完全不敢下达恢复机体运作的指令,深怕梦醒之后带给他的又是失望。自欺欺人的完全关闭光镜,在心中默念:”至少这一刻,让我相信你真的就在身边。”

半梦半醒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小笨蛋,航行方向设定错了,这样会绕好大一圈呢。”,勾起笑容,不由自主的回答:”不是有你在么。”,一语答毕,旋即陷入深层休眠。

─────────────────────────────────────

 

隔天早上醒来,在补充过能量之后,漂移检查航行方向,发现设定又被更动了。这一次,不再像上次一样更改回预定的路线。舷窗映射出自己的表情,脸上的笑容柔和得不可思议,一如他往常带着的微笑,”还真的是你......。嘿,兄弟,回头我得和阿特拉斯他们说说这事。”

向着天使给出的指引,全速前进。新水晶城──我回来了!

 

即将抵达水晶城的前一天,漂移回顾起了这次几乎是玩命的旅程。途经了大大小小各种的星球,见证过毁灭,也见证过新生。宇宙万物彷佛遵照着一种定向的规律,从开始到结束不过是同一颗电子的一次线性活动*。”所以,其实你一直都没有离开过,对吗?”漂移拿下一直背着的大剑看着──白色飞机唯一留下的东西。”知道么,我很后悔……在你还在的时候,没有亲口对你说出那句话。”,指尖在剑刃上游走,最后逗留在那颗湛蓝的宝石上。

 

*注:诺贝尔奖得主费曼提出的理论,整个宇宙本来就只有一个电子,从大爆炸开始,在时间轴上正向前进,直到宇宙末日,又掉头回去,变成正电子,在时间里逆行。永无休止的循环。

 

旅程的最后一天,欢迎来到新水晶城──清澈如乐音般的嗓音彷佛又在耳边响起。车型转头寻找声音的来源,发现不过是自己产生的幻觉。”是啊,这里真的很美。”漂移轻声回答着,即使没有响应,他也知道他一定听到了。”我知道你没有离开过,只是换了种方式存在着……来吧,我们去看看阿特拉斯和战斧他们。”勾勾嘴角,新骑士背着古老的大剑,向着骑士团的会议中心出发。这一天,人造恒星投射下的光辉,一如那双金色光镜,温暖而不炽热。

 

其实你一直都在我的身后,从来没有离开过。我的朋友,就这么陪着我直到宇宙尽头吧。还有──谢谢你……。


水晶城日常二十题─7.见习骑士

7.见习骑士们


水晶城骑士团有著所谓的正式骑士与见习骑士之分。而正式骑士除了在会议中心能够占有一席外,最吸引人的就属于能够拥有一把相当于*火伴的大剑。


*注:借用小夥伴的设定,持有者必须和大剑建立火种连接。


晨光洒下,又是一天的开始。房间里想起的通讯器被主人打开读取,讯息来自今天与自己搭档的*电芯。


[*突击说他也想跟来。PS. 来的时候顺便带上你家虎崽子。]

看到附注的飞翼无奈的笑了笑,关掉通讯器的同时转头询问漂移的意愿。

“你要一起去训练课程吗?”


“随便。”


*电芯:来自DA光环社的同人二次设定名 Atl

*突击:同来自DA光环社的二次设定名  Dart


——————————————————————————————

与此同时,见习骑士们也陆续到达训练场地。


“诶诶今天的教官是谁啊?”


“我哪知道,不要是Tracer就好,它超凶的......”


“哼哼,我知道哦。昨天给导师送数据板的时候听到的。”


“快讲!”


“咳咳......你别掐我......我说还不成吗?”


在看台上静静看著见习生们的两个身影偷笑中

“还真活泼,想当年我也是下面的其中一员呢。”


“我和你是同期,谢谢。”


“我当然记得,班花。” 电芯就爱拿这碴闹突击玩。


“你!” 当年的”班花”气的举起拳头想揍人。


“你又欺负突击了。”一道声音横入俩人的对话。


“飞翼,你迟到了。”被点名者头也不回的说。


“抱歉,我的错。” 带著笑意回应。”突击,你能替我照顾漂移吗?”


“我才不需要──”


“当然,安心做你的指导员去吧。”


“……”

——————————————————————————————

对站技巧的课程向来就很受见习生们的欢迎,今天练习场内的气氛随著两位指导员的登场更兴奋了。飞翼和电芯交换了个眼神,简单的向学员们打个招呼后就开始今天课程的介绍。


对战练习,顾名思义就是练习对战技巧,使用的是经过特殊处理的冷兵器。这种武器不会真的弄伤对方,但是仍可以造成疼痛,是格斗练习的首选。


“我的刀是蓝色,电芯的是黄色。请仔细注意我们的动作,一会儿换你们。”


解说完毕,两人走到练习场中间,互相行礼之后旋即开始对战。动作流畅行云如水,飞翼更加灵巧,而电芯的攻击则更扎实,一时之间难分高下。


[骑士团之花,7点钟方向有几个见习生正盯著你猛瞧。]


[哪里,1点钟方向也有几位似乎对你很感兴趣。还有我不是花。]


边打架边使用内置通讯互相吐槽著。

围成一圈观看的见习生们叹为观止,却也同时感到隐约的興奮,自己......有一天也能做到那样吗?


电芯一刀往飞翼的腰侧砍去,而飞翼用一个侧身翻滚闪过,稳住身子后直面冲向电芯,刹那之间,四把刀胶著著,谁也不让谁。

——————————————————————————————

隐身在看台上的两只──

“看的真入迷啊……”突击在扶手上撑著头看向漂移。【不过你是在看他们,还是他呢?呵呵】


“看够了没。”哦噢,看起来有人很不高兴呢。


“你看起来对练习很感兴趣?”


“招式一看就是套好的,这种软烂的训练有什么乐趣。”


“不是套好的,而是电芯和翼对彼此很熟悉。不论是进攻的角度、还是防御的姿势。”


“……无聊。”对回答报以沉默的前虎子转过头。


“哎呀,不是预期中的反应呢。”无奈的笑了笑,突击也将目光转回场内。【可是细微的表情已经出卖了你哦,虎崽子。】

——————————————————————————————

压下芯中的不快,漂移不知道自己究竟在不高兴什么,这座城市的一切都让他厌烦……那么接近曾经梦想中的存在。


强迫自己把目光投向练习场上,就连自己都不曾注意到,他的视线一直追随著那个白色的身影。和自己对战时那么从容不迫,动作那么干净俐落、舞剑时的身姿……就好像一阵追不上的风。想到这里,漂移下意识的握紧拳头。


这时,在一旁注意已久的突击默默观察著他的表情变化。

【明明就很在意,却连自己都没有察觉吗?】


──”看的真入迷啊…...”


不可否认,突击的那些话确实在无形中对他造成了影响,但是......到底为什么会这么不甘芯?就算在过去的每次对战中,自己不曾赢过那架白色飞机,也没有过这么强烈的情绪。

——————————————————————————————

场上的练习已经进入尾声,飞翼的身上添了几道黄色的污渍,电芯身上也不乏蓝色的痕迹。一来一往的招式,让人觉得他们好似套过招。即使是这样,也足够吸引见习生们的目光。


[你们两个差不多一点,把时间留给见习生们!]  


[好好,很久没有和阿翼对打了,一时忘了嘛。]  


[遵命!这就收尾了……电芯你总攻击我的腰做什么?]


[彼此彼此,你不也总砍我大腿吗?]


收剑入鞘,指导员们的示范到此为止。围观的见习生们掌声此起彼落。接下来,就是见习生们的时间了,飞翼和电芯在场内绕行著,时不时给予指导和建议。遇上一些下盘不稳容易失去平衡的,还会亲自帮他们调整姿势,然而这一过程,免不了肢体接触──


「哦我好幸福──」

「啊啊啊好过份,我也要!」

「呜真的比Tracer温柔好多,以后可不可以都让他们来教?」

「嘿刚才你的手在干嘛,想被摔出去吗?」

「哼哼,这叫先下手为强!」


──来自见习生们的课后讨论

——————————————————————————————

在不久的将来,授剑仪式上这些孩子就会开启成长为真正的骑士之路。拿起刀刃,为守护这座城市与塞伯坦的文化而战。


城市的守护者,水晶城的新希望,骑士精神的继承者。


也许我们无力改变战争造成的伤痛与遗憾,但是我们选择了这条路,用属于水晶城的方式,去留存母星的文化与历史。


──骑士精神永留存,我等将誓死守护这座城。

他们永远记得,那一天,雷神带领骑士团拔剑起誓的画面。


那个时候,在场所有的火种彷佛产生了共鸣。那一个瞬间,是永恒。

──我们的家、我们的城市、我们的归属地。


THE  END

附赠洒糖小剧场


对战课程结束后──


“哦,被吃了不少豆腐嘛,你们两个。”突击一手给飞翼清洁布一手直接帮电芯擦拭身上的污渍。


“喂、喂,轻点不行吗?涂装都要被你擦掉漆了啦!”


“闭嘴,不然你自己擦。”


“谢谢。” 接过清洁布,觉得自己成了闪光灯的飞翼在一旁无奈笑著。


“翼,你自己擦的到吗?要不要我帮忙?”


“哦我没问题的......” 正当白飞机伸手试图擦拭机翼上的污渍,手上的清洁布却不翼而飞。”咦......?”


“……别动。” 实在看不下去那个挑战机体柔软度的姿势,漂移直接一把抢过清洁布擦拭起来。

【这些污渍简直碍眼!】


“漂、漂移......能不能轻点?” 敏感的机翼被粗暴对待而导致声音有些虚弱。


“……” 来自觉得自己应该离开现场的另外两只。


[我就说那小子对翼有兴趣嘛!]


[显而易见。]


[哼刚才还嘴硬不肯承认。]


[不过要不要提醒他,飞机的机翼是很敏感的......他擦得那么用力。]


[哦哦,这个角度不错,可以清楚的看到翼已经在发颤了。]


[……你们两个,背后讨论别人八卦是不道德的行为。]


[哦擦,翼你怎么会……]


[你开的是公共频道,谢谢。]


By  Rai_工作狂模式on


冬日的宁静午后

圣诞快乐!SOA的图给了灵感而码出的段子_(:_」L)_  【往首页洒糖】


午后


漂移挪了挪姿势,让自己更舒服的枕在飞翼身上。

芯想:“要是没有那块该死的数据板就好了。”


飞机宠溺的笑了笑,伸手揉了揉对方的脑袋瓜儿,随即把注意力放回手边的数据板上。被揉的那只愉悦的眯了眯光镜,继续实行名为休憩实为吃豆腐的行为。某种带有甜味的不可见因子蔓延在空气中。


跑车伸出一只手蹭著飛行者肩膀的引擎舱,另只手悄悄的、一次次看似不经意的扫过有著流畅线条的腿。


“漂移一一”  

Oops,看来做坏事的被逮了个正著。


“嘿嘿......不小心的、不小心。” 干了坏事的跑车内芯OS:谁让那腿看起来那么好摸。


略带警告的瞪视一会儿,飞翼的注意力又回到了数据板上。漂移安份了一阵子,不老实的手又滑向洁白的大腿。这一回飞行者正视了对方无声的抗议,直接一把将之拉过来,一个轻吻落在了额头上。


“别调皮,让我看完这块数据板就陪你。”


“嗯。” 达到目的的白色跑车心安理得的将红白飞机当成一只大型抱枕。更加肆无忌惮的在对方身上蹭来蹭去,最后索性整个机摊在上面。


【简直和蓝星的猫咪一样。】飞行者芯想。

无奈的拍了拍身上的大型猫科动物,指尖习惯性的蹭上尖尖的音频接收器揉捏安抚。

“好了好了...陪你休息,嗯?” 看到饲主将读取完的数据板放到一旁,大猫咪眯了眯光镜表示满意,揽住对方的腰一同进入休眠模式。


—————————————————————————————————

冬天嘛,窝在一起互相取暖多美好XD   by Rai_工作狂模式on


【Transformer】警车、飞翼是心头好
© 瑞米狐狸 | Powered by LOFTER